师德标兵系列(二)

2023年04月08日        点击:[]

宿院十年

文理学院 杨会敏

 10年前的今天是我来宿迁学院正式上班的第6天,也是平生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教师节。10年前我和爱人付春明一起来宿迁学院报到的场景仿佛又浮现在眼前。我很清楚地记得那是2011年的71日,那一天,我从中央民族大学博士毕业,当天就从北京西站出发,爱人从湖南永州出发,我们在徐州车站汇合后,坐大巴来到了宿迁学院。来的时候,各自拎了一个不大的行李箱,十年后,我们已经是满屋子的东西,尤其是女儿睡的卧室的两张书桌、一张贴满女儿画作的墙壁,客厅的三面书墙围着的一张书桌算是家中独特景象,如果再加上可以经常去看书学习的学校图书馆,这种阔绰可谓无以伦比。

在宿迁学院历练成长了十年的我们,与宿迁学院、宿迁的快速发展须臾不分,2010年的冬天我和爱人付春明一起来宿迁学院应聘时,宿迁的高楼并不太多,宿迁学院周围村庄的烟火气还很浓,最知名的当属学校南墙外的傅庄,爱人付春明常被当作傅庄人,比起他的家乡只有一两户姓付的外乡人,算是找到付家的大本营了。第二年的七月来正式报到时,发现宿迁的高楼蹭蹭蹭地多了起来,宿迁学院周围的都市气息越来越浓。当时我和爱人就惊叹,仅半年之隔,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这座小城、这所学校的发展潜力真是不可限量。刚来工作的两三年,除了忙碌地备课、上课、忙工作、生娃、带娃外,我们每年都会在某个地方看到宿迁市的发展规划图,看到要兴建的各项市政工程,这让我们无比新鲜喜悦。我和爱人来自两湖地区,一个湖北襄阳,一个湖南邵阳,我们极少看到摆出来让老百姓看得安心、悦心的“规划图”。正是这种十年如一日“规划”的执着和大气魄,宿迁成为生态宜居城市,宿迁通了高铁,宿迁的十四五规划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建设宿迁学院新校区,宿迁越来越好!2020年,宿迁学院成功转制,开启了二次创业的新征程,转制后的这一年,宿院的老师们更加忙碌,学生们更加勤奋,柳树路灯下,晨昏阅读,四季阅读,乐此不疲!

如果非要用几个字来总结我在宿院的十年,勉强可用读书、教书育人六个字。何谓“勉强”?先说读书,读书人一般见面,都会一番寒暄,“您学哪一科?”“文科”。“哪一门”?“文学”。如果发问者也是学文学的,还会继续发问:“哪一国文学”?哪个方面?哪一个时代?哪一个作者?”等问题紧逼过来,虽然照例回答,心里不免有几分羞愧,我们学文学的何尝专门学文学?又怎能是哪一方面和哪一时代的文学?简直古今中外,无所不包,不仅要通,还要专,谈何容易?!所以,我经常跟学生说,咱们学文学的难度首先在于要多读书,要多多益善,多读不容易读、多读能给你不一样想法的书。文科的学习有如金字塔,要铺下一个很宽广笨重的地基,才可以逐渐砌成一个尖顶出来,如果入手就想造成一个尖顶,结果只有倒塌。文科学习的第二个难度就是通过阅读一本书,使书的内涵进入自己的精神和心灵很难。如果要用很小的空间去最大限度地容纳悠久浩瀚的人类精神的历史,那么,这个地方就是自己的精神和心灵空间。一个人的心灵空间,可以狭窄贫乏,也可以巨大丰富。德国伟大的作家歌德曾说:“给我狭窄的胸以空间”,中国现代诗人冯至把歌德的这句话改成“给我狭窄的心,一个大的宇宙”,怎样才能使个人的狭窄的心慢慢变大,变成一个大的宇宙?唯有用心读书。反观我在宿院工作后十年的读书,既杂又乱,东一榔头西一棒,既没能好好读专业书,也没有功夫好好看闲书,或许这就是我们文科老师现在面临的两难处境,读自己想读的书的愿望总是难以实现!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面对浩如烟海的图书馆,我们也可以说:“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我不需要看的书”,因为好书也有很多很多,我们一辈子读也读不完。我们还得走出书斋,还得有深刻的现实关怀与人文关怀,除了读书,我们还想做很多有意义、自己又喜欢做的事,否则,就真成了“百无一用是书生”了。

再说为何勉强称作“教书育人”,刚工作的两三年,就像所有的新手老师一样为了站稳讲台,跌跌撞撞,到处取经,通常备课到深夜,琢磨如何上好课。为此,一年多后,才敢大胆生娃,生完孩子,还是无暇多带孩,孩子爸爸既要备一门门新课,又要一年年考博,多亏有年迈的爷爷奶奶帮着把孩子带到快3岁。孩子要上幼儿园的那个暑假,发现孩子既不会说湖南土话,说普通话也磕磕绊绊,我们夫妇俩当即决定让爷爷奶奶回老家休养,我们自己带孩子,用了好一段时间,孩子说话才顺畅。后来在学校官网的一张航拍图上,我惊讶地发现大柳树下有两个像人的身影一样的一大一小的两个黑点,放大一看,正是我家蹒跚学步的小毛孩跟在佝偻着身体的爷爷后面,一瞬间捕捉到的这张航拍图让长大后知道此事的孩子觉得无比幸运,我却心生愧疚。

2015年9月,孩子爸爸去中央民大读博,我工作学习之外,还得照顾孩子,有近半年孩子一直咳嗽不断,我只能白天上课、下班后带孩子去医院雾化、晚上参加学校组织的英语pets5培训班,回来继续加班备课。孩子总会问:“爸爸什么时候从北京回来”,我总会说“爸爸快回来了”。其实,孩子爸爸哪能轻易回家,毕竟是一个老学生了,需要加倍努力才行。20167月,为了完成江苏省中青年学术带头人的培养任务,我硬着头皮进了扬州大学文学院博士后流动站,9月至11月,在参加江苏省优秀中青年教师英语强化培训的同时,完成扬州大学博士后流动站2万余字的进站报告,这两个月成功瘦身10多斤。回来后的两个月,一边高强度地要上完一个学期要上的课、一边要备考英语pets5,最终,顺利地通过考试。20179月,我如愿以偿地到英国兰卡斯特大学访学一年,后来才知道钱钟书和杨绛的独女钱媛曾在这所大学学习了一年,而大学时我最佩服的就是横扫清华图书馆、懂多国外语的钱钟书,似乎冥冥中铺垫了和兰卡斯特大学的这段缘分。我在英国求学的这一年,也是爱人付春明博士攻坚最艰难的一年,他3年完成了博士学业,期间,脱产在北京学习2年,1年回学校边教学,边读书,个中艰辛自不待说。写论文的最后一年,为了抢到图书馆的一个固定位置,孩子爸爸早上六点多就在图书馆外面排队,他能按时毕业,并拿到国家研究生奖学金,多亏了民大这张难以抢到的书桌!爱人读博期间,我挑起了照顾孩子和家庭的重担,其后,又顶着巨大压力和艰辛,一边工作,一边完成了多达十几万字的博士后出站报告,并于2019年顺利出站。

2019年寒假,好几年未回湖北、湖南探望双亲的我和爱人带着女儿先回湖北老家,不料赶上新冠疫情,滞留在家长达三个多月,期间,克服种种苦难,坚持按课表上好每一节网课。为了准备并上好文理学院2020年上半年《外国文学》的一节公开观摩示范课,顶着巨大压力赶在武汉解封前回到宿迁,加之备课的过度劳累和乘坐火车全程戴口罩的憋闷,途径郑州火车站时,晕倒在火车站,幸好随行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儿及时发现才得以苏醒。好不容易回到宿迁,又接着隔离三个月,上网课、指导10篇毕业论文、指导20余名学生在短短10多天参加省级、全国翻译大赛……高强度的敲键盘,右手中指一度酸痛麻木。直到7月初,才得以回到久违的校园,在异常忙碌的学期末,加班加点申报了2020年国家社科后期资助项目。暑假两个月,全力以赴准备参加江苏省微课教学比赛的视频制作,反复打磨,直到差强人意。记得朱光潜曾经说:“一个艺术家才能把一个平凡的世界点燃成为一个美妙的世界,一个有教书艺术的教师才能揭开表面平凡的世界,让蕴藏着美妙的世界呈现出来”,这种教书境界虽不能至,只能心向往之。

最后,用杨绛女士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

生活一半是柴米油盐,一半星辰大海,放一点盐,它就是咸的,放一点糖,它就是甜的,放一点诗意,它就是别人眼里的远方。想调成什么味,全凭自己。把自己活成一道光,自信坦荡,光芒万丈。

愿以后的日子百毒不侵,活的认真,笑的放肆,抬头遇见的都是柔情。这是一句网络流行祝福语,送给大家,提前祝大家教师节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黄河南路399号

联系电话:0527-84202303 传真:0527-84202303 邮编:223800

Email:rsc@squ.edu.cn

人事处公众号
宿院公众号